当前位置:中牟永华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历史司马光为何在资治通鉴中给唐高宗戴宅男高帽
司马光为何在资治通鉴中给唐高宗戴宅男高帽
2022-10-02

唐高宗李治到底是不是宅男?不消说了,肯定不是。翻开唐书,有这样一句话:“永徽之政,百姓阜安,有贞观之遗风。”永徽是唐高宗的年号,史学家能够将其跟贞观之治放在一起给与评价,怎么样?够给面的吧。事实上,唐高宗的政绩,可以简单概括为“夺权、宽律、征战”六个字,说他是宅男,有点冤。

那么,唐高宗的宅男帽子最早是谁给戴上的?宋代史学家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评价唐高宗,用了“昏懦”一词,恐怕是始作俑者。尽管现代意义上的“宅男”并非就一定“昏懦”,但在中古时期,一个大男人若被人称为“昏懦”,和敝在家里不出门大概意思也差不多。其后,无论是正史、野史,还是民间传说、影视戏说,对唐高宗的宅男之评大多来源于老司。我们现在越来越感觉到许多历史的真实性是值得怀疑的,原因就在于某些历史被后来人为服务当时当事而加以篡改了。是故,阅读和考证历史绝不能单凭某个史家的记录,而应该结合不同时期史家的记录加以综合分析,以辨其真伪。就唐高宗来说,司马光给其戴宅男帽子,性质是一样的,时代需要,政治需要,个人需要。

唐高宗最被后人所诟病的是与庶母武则天通奸,并放纵武则天擅权。这在强调人伦正统的司马光等人眼里,是绝对不以为然的。特别是武则天擅权此节,他在《资治通鉴》里举了两个例子,一是麟德元年(664年),每逢上朝,武则天都垂帘于后。无论政事大小,高宗都会与她商议,中外谓之“二圣”。二是上元元年(674年)以后,皇帝称“天皇”,皇后称“天后”。以此来武断地认为唐高宗太“宅男”,显然站不住脚。因为此时距高宗撒手人寰还有约十年,这种帝后同尊的政治格局是在高宗思维清晰之时有意而为的。北宋是个道学萌生并逐渐流布的时代,加上司马光亲身经历过刘太后(宋真宗后)、高太后(宋英宗后)的临朝称制,自然要不遗余力地丑化武则天,警示执政的太后们不要妄想当宋代的“武则天”,连带着就不能不矮化唐高宗:不争气的儿子,懦弱的丈夫。所谓“资治通鉴”之名,就来自于“有鉴于往事,以资于治道”,其用意不言自明:时代需要也。

矮化唐高宗的第二个原因,可能跟长孙无忌被贬有关。长孙无忌是永徽之初的一代权臣,还是唐高宗的亲舅舅。我们知道,唐宋这两个朝代,经常发生皇权与相权之争,不是西风压倒对方,就是东风压倒西风,唐代尤甚,宋代要好一些。唐高宗与长孙无忌之间的权力斗争就属于此列,最终,长孙无忌失败了,被贬至外地,后自杀而亡。司马光等宋代士大夫站在为臣子的立场,自然希望皇帝最好是个摆设,好让大臣一展抱负,实现“修齐治平”的儒家理想,所以要矮化唐高宗,说他是“昏君”,意在为长孙无忌鸣不平,实际上,这也是说给宋代皇帝与太后听的。他在“元祐更化”中主持国政的所作所为,几乎和长孙无忌拥有的权力一个样。

第三个原因,可能就是嫉妒了。倒不是司马光自己嫉妒,而是准确反映了宋代尤其是北宋皇帝们的嫉妒心理,通过矮化唐高宗,好让皇帝们心理平衡一些。司马光服务过四个皇帝,历仕仁宗、英宗、神宗、哲宗四朝,这四个皇帝在军事上都不怎么样。唐高宗的军事成就就不同了,灭了西突厥与高句丽,顺带还压制了日本的气焰,换来了中日千年和平。单从征伐高句丽的战果来说,太宗李世民曾亲征却徒劳无功,后来高宗先后派大将苏定方、李绩(即李世绩)、刘仁轨以及薛仁贵经略辽东,最后兵围平壤,灭了高句丽,并在辽东设立九都督府。显然,唐高宗完成了太宗没有实现的梦想。而宋仁宗之后的几个皇帝可没有完成太祖、太宗的梦想,不嫉妒也难。

在司马光的《资治通鉴》里,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在百般矮化唐高宗的同时,在善于纳谏这一条上却尽情地赞扬了唐高宗。比如,他记载了这样两件事,颇值得玩味。第一件事:有一次,唐高宗出外打猎遇雨,就问臣下:“用油布做的雨衣怎么样才能不漏一点水?”臣下说:“要是用瓦做,就不会漏雨了。”言外之意,是不应出来打猎游玩。唐高宗愉快地接受了批评。第二件事,显庆元年(656年),唐高宗再次征询如何能够减轻百姓负担。大臣来济指出:过多的劳役是老百姓的一大负担,出工则误农时,出钱又花费很多,应该免除一切不急需的徭役征发。高宗虚心采纳。